中國農村水利水電建設信息網 > 新聞資訊 > 行業新聞 > 正文
甘肅洮河:"水土流失"日愈嚴重 百姓期盼水綠山青
文章來源:中國甘肅網-甘肅經濟日報   添加時間:2011-7-27 16:20:40

甘肅洮河:"水土流失"日愈嚴重 百姓期盼水綠山青

 

  記者 趙全福 莊俊康 胡作政 漆勇 文/圖

  中廣網蘭州7月27日消息 永靖縣茅龍峽洮河注入黃河口處,驚現的是“陰陽交匯”的自然景觀,成為當地的一大“奇景”。陰者,混濁的洮河;陽者,清澈的黃河。此為奇景,是喜?是悲?

  據史料記載:洮河多年平均徑流量53億立方米,洮河水系發育支流眾多,年徑流量超過1億立方米的支流有12條。劉家峽水電站水工分廠水沙班的李春艷告訴記者,1980年以前洮河水是清澈的,而現在,每年來自洮河的泥沙量達600—700公斤/立方米,遇上洪水多的一年,要比這個數字還大。

  洮河流沙威脅著劉家峽電站,困擾著中華民族的母親河———黃河。洮河治理,不僅是“三市十縣”人民的期盼,更是綜合根治黃河流域水土流失的國家戰略。

  混濁的洮河水在永靖縣茅龍峽注入黃河,與黃河水涇渭分明。

  水土流失使家園難美好

  洮河在青藏高原發端形成徑流蜿蜒而下,經過西秦嶺末端的高山峽谷,一頭扎進黃土高原西沿的定西市臨洮縣。千古洮河,造就了臨洮百里長川。然而,由于黃土高原的屬性,洮河流域的水土流失便從這里日愈嚴重。

  洮河僅臨洮境內就有大小流域40多條,流域的支流每年在雨水的裹挾下帶著大量的泥沙涌人洮河。“以前一下雨,洮河水全都是黃黃的。1997年8月,我們家已經準備第二天早上收割麥子,可是頭天晚上下了一場大雨,早上看到地里的土都被沖走了,剩下的只有石頭。因為洮河水太大,淹沒莊稼、沖走屋子,影響生產的事時有發生……”臨洮縣玉井鎮白塔村黨支部書記陳瑞平談起水土流失的辛酸往事,臉色變得暗淡起來。

  據臨洮縣林業局提供的數字顯示,臨洮縣總面積2857平方公里,而水土流失面積2817.2平方公里,占總面積的98.45%,洮河進人臨洮的李家村水文站測得平均輸沙量為179.6公斤/秒,而洮河出臨洮的紅旗水文站測得平均輸沙量已高達923公斤/秒。據介紹,洮河流域的泥沙主要來自臨洮、康樂、廣河和東鄉。

  對洮河岸畔的人們來說,發展的潛力在水,但禍患也在水。采訪中,臨洮縣水保局副局長李建偉這樣說:“采取工程措施治理水土流失,加強小流域治理,保護洮河,減少流人洮河的泥沙量,加大洮河堤防建設,是造福后代的大問題,更是生存的問題。水土流失,流失的是血液,流失的是生存基礎。”

  盡管近年來流域內各縣對河道的治理非常重視,尤其臨洮縣先后通過省防洪辦、一事一議項目等多種渠道要項目、籌資金,群眾投工投勞,開始了綠化荒山、治理溝道的工程,但由于資金缺口大,很難全面展開整治。記者在玉井鎮白塔村看到,幾十名群眾正在溝道里修護岸,正在指揮施工的陳瑞平告訴記者,目前這條護岸已經修了1400米,前面再有700米就到洮河了。為了表達感激之情,施工的群眾在新修的水泥護岸上銘刻了“一事一議項目好,黨恩忘不了!”的題詞。陳瑞平說:“我們還需要國家扶持更多這樣的好水利工程!”

  河道“爭奪戰”何時休

  洮河流經臨洮縣內115公里,其中與臨夏州康樂、廣河、東鄉三縣的跨界河流達60公里。就洮河跨界治理情況,記者調查發現,由于行政體制、利益分配等諸多原因,使得同步治理工作舉步維艱。

  記者在臨夏東鄉縣達班鄉的工業園區內看到,塔吊高聳,機器轟鳴,一派熱火朝天的建設場面。該園區的馬如山主任介紹說,這個工業園區從2007年規劃,2009年開始建設,占地8.5平方公里。園區緊依洮河而建,對面是臨洮縣紅旗鄉地界。

  在廣河三甲集洮河岸邊記者看到,這里的河道寬度僅有50米左右。當地群眾普遍反映,臨洮與臨夏跨界河流污染嚴重,兩岸群眾爭搶洮河水、爭占河道,卻無人為治理河堤而“買單”。洮河,如同人體內的大動脈,滋養并孕育了整個洮河流域的生命體系,但是,跨界河流缺乏治理卻嚴重威脅著這條“命脈”,亦成為施政者心頭的“痛”。

  在采訪中記者了解到,無論在臨洮還是臨夏,凡是提及洮河,跨界河流的治理問題無疑成了大家關心的焦點。臨洮縣水務局副局長陳維峰在采訪中說,在跨界河流的護岸治理上,省上有關部門也曾下過決心,但跨界雙方彼此都把責任指向對方。多年來,也并沒有真正把定西、臨夏同胞完全捆綁在洮河治理的同一條船上。早在前幾年,定西、臨夏兩地曾就流域治理勢在必行、修堤防洪造福百姓達成共識,但一個更深層次的矛盾也隨之產生:定西、臨夏兩市都不愿意以失去土地、犧牲自己的經濟利益為代價,都不愿意主動讓出河道,導致跨界洮河治理陷人僵局。

  體制之惑一直是跨界河流治理的最大攔路虎。面對記者的采訪,臨洮縣環保局副局長田亞軍也顯得無奈:“不在我們轄區,你叫我們如何確定排污責任主體?且排污行為存在一定的季節性和突發性,而跨界執法工作機制尚未形成,打擊跨界違法排污行為存在一定難度。”

  陳維峰說,跨界治理洮河扯皮的問題真的應該引起各級政府的重視了,建議省上拿出統一規劃,臨夏、定西分批實施。前些年,在治理臨洮巴下牟家護岸的問題上,定西和臨夏同時審批、同步實施,這是跨界河流護岸治理中唯一成功的一例。沿河兩岸的回、漢村民看著暢通無阻的行洪河道、堅實的水泥護岸時無不拍手稱快,都說:“是黨和政府幫咱們去了這塊心病,大伙再也不用為下雨行洪擔憂了。”

  留住水土才能種上希望

  據臨洮縣水務局提供的材料顯示,臨洮境內洮河流域地質構造復雜,東南高,西北低,南北斜長,地貌差異較大。境內山多川少,梁峁起伏、溝壑縱橫、坡陡溝深、地形破碎,溝壑密度平均為1.45Km/Km,有75%以上的面積為溝壑切割的嶺梁山地和植被稀疏的高寒山地。

  面對如此惡劣的自然條件,必須采取工程和生態相結合的綜合治理措施。多年來,該縣在小流域治理過程中,通過梯田綜合、建淤地壩、退耕還林還草等多種形式,因地制宜、多措并舉、分類治理。治理水土流失面積1518平方公里,治理程度達到54.2%,治理重點小流域1295.7平方公里,林草覆蓋率達到25.2%,梯田總面積近100萬畝,走出了一條“溝道壩系化、流域生態化、梯田高效化”的水土保持綜合治理的路子。

  臨洮縣上營鄉瓦窯灘村坐落在馬◇山麓,在治理前,該村坡耕地多,水土流失嚴重。再加上天氣的干旱、人為的破壞,這里的生態環境不斷惡化,森林覆蓋率非常低,涵養水源、保持水土的功能極差。脆弱的生態環境嚴重制約著當地群眾生產生活條件的改善,出現了-方水土難以養活-方人的現象。

  臨洮縣連兒灣鄉花兒岔村立家灘社共有十幾戶人家,由于多年的水土流失,一條深溝影響了當地群眾的生產生活,也阻斷了村里孩子上學的路。凡是有暴雨突降、山洪暴發,沖垮耕地、沖走農田的事是時常發生,村民們做夢都想修建一座壩,既能走路也能淤地,但依靠一家一戶的力量很難實現。2008年7月的一天,臨洮縣水保局實施的廣豐壩系項目在這里修筑骨干壩,開工那天,當地數千名父老鄉親像趕大集似的早早就來到了現場,有的還從附近的小賣部里購買了鞭炮,到開工現場放炮表示慶賀。農民們對小流域治理的感激之情,讓在場人員無不為之感動。

  指著一眼望不到邊的層層梯田,臨洮縣水保局副局長李建偉感慨萬千:“多年來,臨洮人在修建梯田中付出了艱辛和汗水,現在該讓他們享梯田的福了。”依托百萬畝水平梯田,臨洮縣引導群眾調整種植結構,大力發展洋芋、花卉、畜牧、蔬菜四大支柱產業。如今,這些產業已成為農民增收致富的“搖錢樹”……

  只有留住水土,才能種上希望,才能讓山綠、地平、路寬、人富。

  “決不能讓洮河成為第二個渭河”

  發源于我省定西市境內的渭河是黃河的重要支流。近年來,渭河生態環境急劇惡化,水源涵養功能下降,水土流失加劇,已成為制約當地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主要因素。

  岷縣縣長黨建中認為,洮河流域生態環境的惡化,是自然因素和人為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一方面,生態環境整體惡化,水資源不足,導致源頭區經濟社會發展基礎薄弱,群眾生活水平較低,貧困面大;另-方面,由于生活水平低,經濟社會發展滯后,生產生活對資源環境的依賴性加大,生活貧困與生態破壞形成了越窮越破壞,越破壞越窮的惡性循環。在談到如何對待境內亂開礦的現象時,黨建中堅定地表示:“寧給后代留青山綠水,不要眼前的GDP!”

  為了貫徹《國辦47條》規劃的實施渭河、洮河等中小河流綜合治理,加強城鎮防洪體系建設和山洪災害防治,推進黃土高原水土流失綜合治理,建設黃河中上游生態修復以及水土保持綜合治理等重點生態項目的精神,探索打破行政區劃限制、創新扶貧開發模式,2010年11月25日在蘭州召開的洮河流域扶貧開發座談會上,省扶貧辦邀請沿洮河流域的市、州、縣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負責人、省扶貧開發領導小組相關成員單位以及蘭州大學、省社科院、省電投集團等單位,就沿洮河流域扶貧開發規劃的思路、重點和設施進行了廣泛討論,提出了意見和建議。針對沿洮河流域“三市十縣”均為傳統的農牧業市縣,經濟總量小,社會事業發展嚴重滯后,自然條件嚴酷,生態環境脆弱,資源相對短缺,基礎設施薄弱,流域內貧困現象比較突出的問題,結合定西市委、市政府提出的《關于建立沿洮流域扶貧開發示范帶(區)的建議》,會議建議打破行政區劃限制,將沿洮河流域的甘南州、臨夏州、定西市3市州10個縣統一規劃、連片開發,配套相關規劃和優惠政策,使該區域組團發展,整體推進。

  這一建議引起了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視,省上主要領導對此作出了重要批示,為進一步加強洮河流域的生態保護工作提供了巨大動力。

  加強洮河流域的生態保護與治理,對從根本上緩解洮河流域生態惡化及提升水涵養能力,保障黃河水源供給、防洪治淤、流域治理和扶貧開發具有重大意義。臨洮縣縣長石琳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深情地說:“我們呼喚生態洮河,決不能讓洮河成為第二個渭河。”

  綜觀洮河流域生態保護與破壞的現狀,洮河流域的城鎮是否更應該反思以往以犧牲生態為代價換GDP的經濟發展理念?在新一輪工業化、城鄉一體化進程中,怎樣才能避免再付出這樣的代價?現在要做的,并非“未雨綢繆”,而是“亡羊補牢”。

□ 欄目分類
更多>>通知公告
聯系我們 | 關于我們 | 水電論壇 | 協會概括 | 水土保持及應急 
北京中水投水利研究院 中國農村水利水電建設信息網 版權所有   備案號  京ICP備19048901
聯系電話:010- 68690617 E-mail: [email protected] 
25选7第39期开奖结果